欢迎来到婷婷色五月网,我们因为缘分而相聚。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zhongxinaoneng.com。婷婷色五月网提供更多更好看的东东都在这里

摘要: 如果听完精彩的校园故事,你也忍不住想要跃跃欲试?

校园故事丨岁月蒙尘


▼点击音频,给你一次重回校园的机会

主播:浩然

原文作者:三水工


岁月蒙尘


女儿在老于第三次询问下带来了消息,他还活着,前几年因为胃病动了点手术,手术不大,现在身体很好,不过是年纪大了,七旬已有,去年丧了偶,膝下一子,既出色也孝顺,虽然常年国外但一有时间就带着孙子回国看望他,但是相比来说还是杯水车薪,他独居,有一只金毛陪着他。

 老于一口气听完闺女带来的消息,这是她四十多年来第一次再次接收他在这个世界的存在,前两次的询问更加增加了女儿的疑问,是因为老于在那天黄昏戴着未结的围裙从厨房踱步而出,结结巴巴的对女儿说,如果现在去她以前念书的那个地方打听一个人,是不是,也不是很难。女儿怀着诧异的表情望着她,这是母亲在父亲去世这么多年,拒绝她无数次续弦的好意之后,向她提出了一个,“能不能帮我找到他的要求。”她没有问,这么多年单着的原因是因为自己还是父亲,又或者,母亲心里一直记挂着别人,而隐约的感应,这个人就是母亲让她阔别四十余年再度寻找的人。

难度并不是很大,老于一家都在南方一个市里,这些年稳定之后,她虽然时常叨念人老了就要落叶归根,可是依然留在青春到暮年的这里。女儿在上班前在客厅的红木茶几上留了一张地址,说,这就是上次所询问的人,地址很详细,就像一个坐标抛置在数轴上,定位在茫茫之中的一个点,老于望着茶几发了呆,屋子里只有她一个人,几盆花花草草在依靠窗台的地方被安放,清晨的阳光并没有被纱帘阻碍大方的照在屋子的四角,她伸出布着皱纹的手,拿了地址在手里。

不远。虽然远的话她还是要去,可是毕竟年纪一把,有心无力的事情越来越多,她迂回了几圈屋子,责怪自己想的太不全面,要去找他吗,这么多年都已经过去了,是不是早就忘记有过这样的一个人,像夏季里的一场暴雨,当时如注的泼洒,像要淋湿整个世界,却在艳阳高照的时候蒸腾为水汽,不见踪影的消失。刚刚放着地址的茶几,原来最早曾是玻璃,老于新婚时的家具,尔后是皮制,最后才是这有了年岁的红木,渗了无数的指纹和油脂越发光泽,也提醒着气数将近。

去是一定要去的。她还是那么倔强,可是过多事情她需要翻看日记才能想起,脖子上挂着老花镜,她嘴里叨念着时间,“2014年4月……”日记停止在那一天,他们彼此谁再也没有找过对方,潦草的字迹让她猜想到当年她复杂不在记录的心情,可是具体是什么无从追究,突兀的结局让她有点不解,可是却没有停止翻看日记的手。纸质薄而脆,老话说,纸千年自焚,承载的回忆却不堪重负。纸张停留在2013年,她记得那年十八岁,他二十。学校附近有当地母亲河架起的大桥,上面有车通行,两侧有昏暗的路灯和石板路,那时常去,后来他不在那个校区之后,晚上送她回来,还是会坐在旁边的石长椅,说说以前,然后道别。她会不舍,但是都不会回头。

那年春天他有过一件酒红色的毛衣,是开学第一面他穿着的,夏天他有一件灰色条纹的长衬衣,想到这里她笑了起来,因为她后来偶然遇见相似的条纹衣服,就也买了下来。秋天他终于穿到了她买的衣服,这是她的骄傲,看着心爱的人身着自己没法驾驭的衣服,那时候觉得给她什么都不要,现在都已经够了。冬天,她又遇见了她第一次见他时的那件衣服。

她慢慢回忆,脑海里的默片吱吱的转动的录像带,她靠具体化来回想情节,是步行还是坐车,那个广场他们绕了三圈还是五圈,那次他迟到几分钟她又在哪等候,吃的饭点了什么菜,超市那时候找没找到想要的口味的牛奶,某次的争吵是谁先服了软,她那次的哭泣是不是又变成枷锁扣在身上,剪头发的店面,赴约前翻乱的衣柜,托着腮坐在对面望着他的眼神,牵的衣角的质感,粘在他脸上的睫毛……

都飘远了以后,手里地址的纸条不知什么时候被紧紧攥在手里,她想到为什么当初不够聪明的化险为夷没一次留在他身边,这日后多年的风雨飘摇面对命运的声声呼哧彼此之间怎样走过来,到现在没了青春,你我暮年,你过的怎样我再也无法知晓,甚至当年我还有办法知晓踪迹的时候为此逃避选择保险的方式爱护我们年轻稚嫩而僵化的心。湿润的又何止是眼眶,是记起曾有人让你柔软,让你辗转。

已经遗失。尚未遗失?

竟真要等到阔别多年如昏沉的午睡乍醒才发现仿如春秋一场大梦,飘忽已久看着最无关的世俗把渴望靠近你的人隔绝千里之外?路遥暮迟时分,恍惚看见还有人等你。在年少时,在拼命拨开行人杂乱的目光,向你缓缓的伸手,只为增加内心荒芜之处的一缕坚定。



报名&投票

如果听完精彩的校园故事,你也忍不住想要跃跃欲试?赶快趁着第二期投稿截止日期(2017年9月29日)之前行动吧!所有入围及获奖作品都将会获得由人民数字颁发的获奖证书,报名即可抽奖,100%获奖哦!

点击阅读全文,为主播投票助威!